报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零七章 惊天大跌(2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李欣这么一说,龙运凯也想起来了,当时苟峰好像跟自己汇报过这事儿,因为当时龙盛贸易公司在资金上根本就没有可能在期货市场上做对冲,而且当时自己和苟峰一样看涨矿价,所以就拿李欣这个建议没当一回事儿。

  尽管如此,龙运凯还是不想放过李欣,因为李欣进来后不卑不亢的态度让他觉得很没有面子。要知道苟峰此时在他面前是半弓着腰,低眉顺眼的连眼睛都不敢正视自己,即使是副董事长潘祥瑞也只是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时刻准备听候自己的吩咐。跟这两个人相比,职位远远低于他们的李欣在态度上也太不拿自己这个董事长当回事了!

  于是龙运凯紧接着又追问:“那么不久前龙盛贸易提供给集团的关于钢价和矿价走势的分析报告又怎么说呢?在那份报告里,你们的意见是年底钢厂冬储的采购力度会使得钢价和矿价在8月份的基础上继续往上涨,创出历史新高的可能性都极大。可眼前螺纹钢和铁矿石的价格是什么走势你也看见了,你们这样的意见完全误导了集团对整个形势的判断,对此你就没有一点责任吗?”

  李欣一听到这里,心里立刻就明白了,他说:“我觉得我就是没有一点责任,原因有两个:第一,我不清楚苟峰提供给你的分析报告是怎么写的,分析报告的事你要问他。第二,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从2月初我进入龙盛贸易公司以来,我从来就没有看涨过钢价和矿价。就在今天早上我们部门召开的早会上,我还明确地提出过就是现在把那30万吨铁矿石卖掉也还不算晚。”

  龙运凯听完李欣这话,立刻把眼光转向苟峰,他还没说话,苟峰就已经汗如雨下了。苟峰看着龙运凯怒火中烧的眼睛结结巴巴地说:“董事长,我、我、我们提供给你的分析报告上是综合了大多数人的意见的,当时绝大多数人都是看涨钢价和矿价的,李欣的意见只是极少数,所以......”

  龙运凯这个时候明白中间出什么问题了,他破口骂道:“tmd,你们龙盛贸易的管理层就是一群饭桶!孙东平呢,他去哪了?他也是这样的看法吗?”

  苟峰战战兢兢地掏出手机说:“他应该在他的办公室,我这就打电话让他过来。”

  紧接着,他拨通了孙东平办公室的电话:“孙董,龙董事长在我办公室里,你赶快过来一趟。”

  孙东平接到苟峰的电话后大惊失色,他挂掉电话就急急忙忙地跑到了苟峰的办公室,一进门他就点头哈腰地对龙运凯说:“董事长,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们好下去接您。”

  龙运凯不理他,厉声质问道:“你这董事长是怎么当的?这30万吨铁矿石亏成这样你不知道吗?”

  孙东平过来苟峰办公室这一路上都在揣测龙运凯此行的目的,听完龙运凯的问话后,他感觉心里好像有数了,他本来是想说业务上的事都是苟峰做主,可是仔细一揣测龙运凯这话的意思和语气,再看看垂头丧气站在一旁的苟峰,他他突然发觉事情没这么简单,就不敢这么说了,要是这样回答龙运凯的话,说不定惹来的麻烦更大。于是他说:“知道知道,我们也正在想办法。”

  “那你们想了什么办法?”

  龙运凯这么一追问,孙东平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他在这件事情上本来就没有自己的主意,而且他不知道自己进来之前发生过什么,他担心自己再开黄腔惹来龙运凯更大的责骂,于是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苟峰,想让苟峰来回答这个问题。

  可是苟峰此时也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屋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沉寂。

  几秒钟后,见没有人回答自己,龙运凯大声问道:“说话啊,你们到底想了什么办法?是不是就像李欣刚才说的那样,现在就把那30万吨铁矿石给卖掉?”

  这个时候苟峰不能不说话了,他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一个主意,他说:“当然不是了,董事长,那只是李欣自己的想法。而且据我所知,他今天早上刚刚把他手里的空单平仓出场,这说明他认为螺纹钢的价格短期已经到底了,他这个时候建议我们把铁矿石卖掉,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30万吨铁矿石现在面临5000多万元的巨额亏损,苟峰这个时候是绝对不敢把这批矿石卖掉的,他刚才的回答就明确表示了他自己的看法,而且在这个回答中还不显山不露水地告了李欣一状,让龙运凯知道在龙盛贸易巨额亏损的时候,李欣自己却在期货市场上赚了大钱。他知道不论龙运凯当初有没有答应李欣在龙盛贸易工作的时候可以自己做股票和期货,就以目前公司和李欣个人之间一个巨额亏损,一个巨额盈利的局面来看,龙运凯心头肯定是很不舒服的,这就暗中埋下了让龙运凯替自己收拾李欣的种子。

  李欣一听苟峰这话就知道他用心叵测,他索性直接把话题完全摊开了说:“我现在之所以把我在螺纹钢期货上的空单平仓,利润丰厚只是原因之一,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马上就要面临国庆小长假,我出场是为了规避假期风险。国庆节后如果螺纹钢价格还有明显下跌的趋势,我还会继续做空的。还有,你没看出来跟螺纹钢价格下跌的空间相比,铁矿石补跌的风险很大吗?”

  其实龙运凯此时对这30万吨铁矿石到底该怎么办也拿不定主意,他此行的一个目的就是要和苟峰他们商量此事,尽快拿出一个对策来。

  李欣的意见此时已经明确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自己和潘祥瑞、孙东平、苟峰4个人商量了,李欣再留在屋内不仅有些多余,而且显得不伦不类,于是龙运凯说:“李欣,你的意见我知道了,这会儿没你的事了,你忙你的去吧。”

  李欣没想到今天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对龙盛贸易的失望又增添了一分,回办公室的路上他还在想,这龙运凯的官瘾比金昌兴等人的官瘾还大,他怎么也变成这种人了?

  李欣出去后,龙运凯说:“接下来钢价和矿价到底会怎么走?你们这30万吨铁矿石到底该怎么办?今天必须拿出个主意来。”

  苟峰偷偷看了看龙运凯和潘晓瑞,然后说:“反正不管怎么说,我认为在目前这个价位上把铁矿石卖掉不划算。”他已经打定主意了,都熬到现在了,这批矿石在这个时候卖掉风险太大。而且龙运凯刚才也说了,这批矿石到底怎么办,今天必须得有一个说法。就算这批矿石今天真的必须得卖掉,这话也得从龙运凯嘴里说出来才行,不然的话将来有什么事自己的责任就大了。

  龙运凯问:“不卖拿在手里怎么办?你得说出个办法来。”

  苟峰踟蹰了一会儿,然后说:“实在不行就拉回来咱们钢厂自己用。”

  一直坐在旁边不吭声的潘祥瑞一听苟峰这话立刻就炸了:“你说什么?你这么贵的铁矿石拉到我厂里我怎么用?这亏损算谁的?”他早就知道苟峰这30万吨铁矿石的结果好不了,可这事牵扯太大了,他一直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与此同时,他一直在担心如果这批铁矿石不能顺利出手的话,最终还是会落到自己钢厂的头上。这件事情他担心了几个月了,现在苟峰果然提出了这种想法,他能不急吗?

  潘祥瑞是龙腾集团的2号人物,苟峰自然也不敢得罪他,苟峰满脸堆笑地解释说:“潘总,这批铁矿石在我这里和在钢厂不都是集团的财产吗?整个集团一盘棋,反正肉是烂在锅里的。”

  潘祥瑞一听更火了:“你tmd这叫什么屁话?你这是肉烂在锅里吗?你这是把烂肉放在我锅里吧!”

  苟峰这个时候也发现自己这个比喻太不恰当了,于是他赶紧解释说:“不是不是,潘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与其亏着这么多钱把这批铁矿石卖掉,不如把这批铁矿石留在集团里自己用。何况将来矿价也还有上涨的可能性,不是吗?如果将来矿价上涨的话,这批矿石留在集团自用怎么说损失也会小一点。”

  潘祥瑞一步也不让:“那损失怎么算?以钢厂开始用这批铁矿石时的矿价为准,这中间的差价是不是都算你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没意见。”

  “这样也不是不行,关键看集团整体是怎么规划的。”苟峰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看了看龙运凯脸上的表情。他知道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说的这种可能性龙运凯也不得不考虑了。毕竟龙运凯是整个集团的老板,他考虑问题的角度和潘晓瑞考虑问题的角度还不一样。只要自己说的这种可能性最终的损失比现在卖掉这批铁矿石的损失要小,龙运凯就有可能会偏向自己这一边。
- ');' rel='nofollow' style='color: red;'>●章节错误提交●

新新书屋域名改为m.xinxinshuw.com,原域名已经停止使用,打不开网站的用户请手动输入域名访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绝品上门女婿摊牌了,我重生了战神狼婿透视神级狂兵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鉴宝狂少开局绑定女武神生生不灭仙缘无限龙门战神